手指做运动

>> Saturday, January 24, 2009

喜欢一首歌的时候可以重复性地听上无数遍,然后时过境迁,很久以后又会突然想起那陪伴了几个夜晚的歌曲。
我喜欢的歌没有一定的标准,而且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喜欢过好多歌曲。
或许是我的神经过敏,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很容易有那种鸡皮疙瘩,然后就被上身了地喜欢了某首歌曲。
试过很莫名其妙地在车上无意听见那曾经让我很感动的歌。然后整个人的情绪直接无法被控制。
或许我脑中负责感情的部分有点过分容易被启动。
没有关系。这样的我,我没有意见。

突然在想,写部落格是不是一种找寻认同感的方式。
片面地说着自己的观点,自视清高地说着自己对这个社会甚至世界的观点。
我在说自己。因为我并没有很喜欢在部落格这么直接地去说别人。
我只是突然这样想。
或许我只是在找一种所谓的认同感,希望得到回应。
然后又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好像很寂寞。
但庆幸地是这种寂寞并不容易在心里找到,或许去到很深很深的地方才看到。我真的不知道。
我其实没有很了解自己。从很久以前,我就这么觉得了。

然后又突然觉得说自己实在是变了。
头脑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懒惰,开始连说些什么也会想一想了。
或许有好,或许有坏。反正人本来就是矛盾的。
会跟你说你要改变,但是却不能没有了现在所拥有的风格。
是不是东西都只能加,甚至是乘而不能减和除?
只能不停地要更多的,更好的东西。然后对于明天永远都有要求不完的要求。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或许要考虑停止教导家里的小孩做他最不喜欢的减式数学题了。
我或许需要告诉他,“你会加的算式就够了,这就是人生”。

事情原来是这样。
当你把一件事弄地很极端地时候,可以写出一大堆的长篇大论。
所以或许保持中立未必也是很消极地做法。
就只是不喜欢那么毫无停止地去表达些什么。
反正我也不太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某中程度上来说,有时候,我的脑袋还是跟手指连接不太上来。
或许我的双手是曾经被诅咒的什么也说不定。所以总是能在我脑袋模糊的时候霹雳叭辣地打了一堆的文字。

最后我发现,人累了就要去睡觉。

3 comments:

Zhenyi 2:06 PM  

1) 有类似经验,不过那些歌都是我的记忆碎片。

2) 那么,回应应应。

3) 因为减法比较难啊,所以很多人就去做容易的加法,不信可以去问你家里的小孩。

4) 该不会是所谓的潜意识吧。

Goh 12:45 PM  

或許是自己的生活經驗不豐富,,也或許我接受的音樂資源太少。19年來,只真正喜歡三首歌。

幼幼 4:01 PM  

虽然我不想承认,不过,“写部落格是不是一种找寻认同感的方式。” --〉仔细想想,好像又有那么一回事。
我在寻找认同感。嗯。原来如此。

寂寞只是喜欢把自己叠地高高地

就是这样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Wild Birds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